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主页 > 金融观察 > 深度 >

  • “人民币入篮”推动县域金融开放与创新
  • 作者:admin 日期:2016-03-19 14:39 来源:上海社会科学院 字体大小:[]
    更多
  • 【导读】:人民币“入篮”,虽离县域较远,但随之引发金融改革开放的进一化深化,必将对县域产生方方面面的影响。在经济新常态下,县域金融又将如何创新呢?
    人民币“入篮”,虽离县域较远,但随之引发金融改革开放的进一化深化,必将对县域产生方方面面的影响。在经济新常态下,县域金融又将如何创新呢?

    一、更大层面的金融改革正在推进

    事实上,这场金融领域的变革已经深入到了县域,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中国金融改革的任务,随着人民币“入篮”而向纵深推进。“入篮”后的第三天,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选择一批条件成熟的地区分类开展金融改革创新试点。
    一是在浙江台州,开展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创新试点,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二是在吉林省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点,扩大农业贷款抵押、质押担保物范围、优化农业 保险产品等多个方面探索;三是在广东、天津、福建三个拥有自由贸易试验区的省市,着重推进在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可兑换、跨境投融资等方面开展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台州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创新和吉林省农村金融改革两大试点区域,均与县域金融有关。

    为何县域领域的金融改革试点如此迫切?县域金融的最大问题,是要切实促进县域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县域金融的服务是很欠缺的,不少国有五大银行的分支机构从县域撤出,导致县域金融的服务体系不再完备,最需要金融扶持的地方,服务反而最缺乏。信贷服务有两个特性,一是逐利性,二是避险性。逐利性和避险性都导致金融向利润高、有资产抵押的城市转移,而利润较低、低抵押的县域农村反而成为市场的真空,仅农商等势力较弱的银行在勉力支持。经济新常态下,城市的金融服务渐渐饱和,县域经济的发展也 由沿海向内陆迅速推进,县域金融服务的缺失,促使高层加快改革试点,以扭转当前 进退失据的迷局。“不改革是不行的,没有改革力量的推动,县域金融服务难以出现 根本性的改善。”四川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蒋远胜教授说。为研究县域金融服 务的现状,蒋远胜带领课题组深入四川区县,掌握了很多一手材料。他说,“金融不下乡,农民难奔康”,金融服务一定要向县域深入推进,真正服务三农,服务小微企业农经合作社,服务土地的规模化、集约化经营。

    二、“入篮”推动县域金融开放

    “人民币会在更大的范围内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未来会有更多的国际资本涌入 中国。在这种情况下,要给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和全球化,提供一个国内的平台。”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说。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和全球化“国内平台”,当然也包括县域金融平台。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发布了“‘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这个五年要大力推进农业现代化,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尤其是土地制度方面,要完善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依法推进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构建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政策体系。农业现代化是县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石,必将由一个强大的县域金融平台来支撑。此间,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机构体系,扩大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发展普惠金融,着力加强对中小微企业、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金融服务便是县域金融平台的必由之路。县域应该如何建立一个比较完备的金融服务体系?国家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说:“规模化发展现代农业,需要金融的数额是偏大的,而且贷款的期 限是相对较长的,我们现在金融对农业的扶持,特别是在量上较小,时间短,两个月三个月,三万五万,解决不好现代农业规模化的问题。”因而,金融体制改革,势在必行。“现在在经营权抵押方面,中央政策开始明确,允许探索进行相关的实验。所以改革从这个角度来讲,它的意义是非常大的。”本次选择在吉林省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点,现实针对性极强。国务院要求,试点一年就要见成效,并总结出相关经验。张红宇说:“在实践层面看来,农村经营权抵押,有一个区域问题,东北人均耕地比较多的地方,一个家庭平均就是 20 亩、30 亩、50 亩,再流转 10 户、8 户,100 亩、200 亩,甚至更多,那么抵押物就比较有意义。”对四川县域金融,张红宇也谈到一些具体困难,比如四川多丘陵山地,人口众多,人均耕地一亩、两亩,单块地的抵押根本就没有意义,操作成本也很高,因而,尤其需要加大创新力度,探索出一条新路径。

    三、创新,不仅仅是金融的创新

    人民币“入篮”,既是对中国过去几年货币与金融体系改革的肯定,又将促进中国金融的进一步改革开放。“十三五”规划中,确定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以及共享等五大发展理念,县域金融的改革,尤须注入“创新”元素。专家认为,激励创新与倒逼改革,是人民币“入篮”的两大作用,与当年加入 WTO 对实体经济的促进作用如果处理得当,“入篮”对中国金融业会产生很大的推动性作用。比如,对土地的抵押贷款,其创新性不言而喻。“第一,要有一个平台,换句话讲,我们要求各个地方,起码以县为单位要有包括土地经营权抵押变现的市场,公开、公正,不搞暗箱操作,有自愿的、法律要求的缔约关系。第二,抵押的时间,抵押的地块的比例要有规定。”张红宇说,“你转保别人的10 年期限,你不能把 10 年都拿去抵押了,拿出一半的时间,或 1/3 的期限来抵押。出现问题,银行变现,还可以找到另外一家,这风险就规避了;转包别人 1000 亩地,拿 500 亩来抵押,出现风险,剩下的 500 亩还可以补偿银行的损失。”“一个平台,一个约束,一个信用制度,甚至包括担保、保险,都要介入。与保险连在一块儿,保险公司介入,双方缴纳保费,一旦出现风险,由保险公司支付。”张红宇认为,这正是下一步金融试点需要解决的问题。国务院推出金融改革创新试点的第三个方案是在广东、天津、福建自贸区展开: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可兑换、跨境投融资等,广东省重点深化粤港澳合作,天津市主要发展 融资租赁,福建省则以推进大陆、台湾两岸金融合作为重点。“入篮”意味着人民币 即将成为世界储备货币,同时预示着人民币国际化更进了一步。但,如果仅仅把“入篮”看成是国际化的成果,而不积极推动县域层面的金融服务创新,那么,“入篮” 对中国社会深层次的、全方位的金融服务的促进作用便难以实现。“十三五”,随着 小康社会全面建成的需要和“供给侧”改革的推进,社会经济的发展将由城市转向县域转向农村。新的五年,县域会撑起新的增长极点,从而更好地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

相关阅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