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主页 > 热点追踪 >

  • 组建亚投行并非只为了修路架桥
  • 作者: 鲁宁 日期:2015-04-06 22:08 来源:金融时报 字体大小:[]
    更多
  • 【导读】:毫无疑问,明年亚投行运营后,其信贷投向肯定会首先专注于修路架桥,但这是“一带一路”战略框架内的路和桥。而筹建亚投行并非只为开拓中国与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提供金融支撑。
      毫无疑问,明年亚投行运营后,其信贷投向肯定会首先专注于修路架桥,但这是“一带一路”战略框架内的路和桥。而筹建亚投行并非只为开拓中国与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提供金融支撑。

      亚投行筹建之所以获40余国(地区)集体响应,意味着既然存量金融霸权一时尚难消解,那么在中国主导下,协力构建新的国际金融合作“增量”,无疑是一根最终重构全球金融秩序的“撬杠”。

      3月31日是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赶在报名截止“落闸”之前,以色列、挪威、冰岛挤上亚投行筹建的“首发阵容”。就此,赶上这趟由中国充当火车头的“东方快车”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包括中国台湾地区在内,共有49个国家和地区。

      亚投行自去年10月24日签署筹建备忘录,至今年3月31日申请截止日,在158个日夜里,尤其是自3月12日之后,呈现出不可思议般的突破。

      158天前,我们只能做加法,首批21个国家中,仅中印GDP位居全球前20位,其他19国都算不上经济大国。158天后,亚投行筹建班底做起了“排除法”——全球GDP前20位国家中,仅美、日、加、墨四国尚未申请加入亚投行;联合国五常中,仅美国尚进退两难、纠结难耐。

      在这158天中,美国阻挠过,警告韩、澳勿投怀送抱;英国“背叛”过,率先反水刺激法、德、意化被动为主动;小国“瞒过”,卢森堡抢先秘密申请,却怕做出头鸟,要求中方予以保密两星期;俄罗斯“顾全大局”过,直到其在博鳌论坛发言时,俄副总理才突然宣布加入申请国行列,这刻意营造的“时差”,为中方力邀韩、澳最终入局助了一臂之力。

      受博鳌论坛“众望归中”之热烈氛围烘托,从3月26日至31日,加入亚投行形成一波令人振奋的“井喷”,在短短6天中,亚投行迎来了巴西、俄罗斯、韩国、澳大利亚、丹麦、荷兰、格鲁吉亚、奥地利等一长串国家争相“入伙”。就此,金砖五国只差南非,G7只差美、日、加三国。

      就博鳌论坛所呈现的亚投行“入伙潮”及成员国对“亚共体”构想的高度认同,白宫坐不住了,派财长雅各布·卢紧急访华,获总理李克强接见之礼遇。考虑到美方爱面子,双方在例行新闻通稿中强调雅各布·卢此行主要是为新一轮中美经济战略对话做准备。但从美方释放“愿与亚投行合作”之口风可作判断,亚投行肯定是雅各布·卢此行的一个关键话题。而且可以提前断言,美国迟早都得加入亚投行,只不过错失了最后截止日期,美国日后在亚投行只能做个“普通成员国”。

      白宫为亚投行纠结上火,但美媒的嘴巴依然不饶人,称就算亚投行筹建一切顺当,它也只是一家为亚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信贷的区域性金融机构。二战后,美国主导世界银行和IMF筹建时,曾立过一个标杆,倘若某家区域金融组织成员国GDP总量达到全球总量的三成以上,该金融机构就可称为全球性金融机构。该标准迄今可用,拿此衡量,去年全球GDP77万亿美元,眼下亚投行42个初始筹建意向国GDP合计超过45万亿美元。这足以说明,亚投行目前虽还只是个孕育中的“胎儿”,但却提前拥有了全球性金融机构之名号。

      毫无疑问,明年亚投行运营后,其信贷投向肯定会首先专注于修路架桥。但这是“一带一路”战略框架内的路和桥,这路、这桥决非只是为了“路、桥”落户地国家民众的出行方便,而首先是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中国共建“产业合作园”提供基础配套支撑的“路、桥”。谁若不信,那就请正视博鳌论坛举行期间中哈(哈萨克斯坦)签下的236亿美元、涉及8大制造业领域的“产能外输”大单。就这样的“产能外输”大单,仅去年12月份,中哈已提前签过两单(分别是140亿美元和180亿美元,涵盖能源、农业、发电、供电、水利等多个制造服务领域)。

      筹建亚投行也并非只为开拓中国与沿线国家的“产能合作”提供金融支撑。欧洲媒体将中国主导亚投行筹建应者如云之势,比喻为“中国的布雷斯顿森林时刻”,尽管中方并不认同欧媒的“热捧”,大多数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亦十分低调,但世界已大变,由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依然拒绝应势而变却是不争事实;IMF2010年所作出的扩大金砖四国投票权比例,其余国家均已获本国议会批准,惟独美国国会顶着不办亦是事实。作为对美国一意孤行的“集体反弹”,在亚投行筹建中,包括英、法、德、意、澳等老牌美国盟国在内,纷纷以脚投票,用无声的行动回应美国,令其全球金融霸权地位不可遏制地出现松动甚至逐步性坍塌。在这个意义上,亚投行筹建之所以获40余国(地区)集体响应,意味着既然存量金融霸权一时尚难消解,那么在中国主导下,协力构建新的国际金融合作“增量”,无疑是一根最终重构全球金融秩序的“撬杠”。

      以此切口观察,未来数年,更多有关亚投行的新闻仍将一次次震荡世界的“耳膜”。

相关阅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