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主页 > 热点追踪 >

  • 中国煤炭银行闹剧:一出皮包公司的诡异影子戏
  • 作者:章银海 日期:2014-01-06 09:44 来源:理财周报 字体大小:[]
    更多
  • 【导读】:理财周报记者从山西金融办了解到,他们从未收到过有关“中国煤炭银行”的任何资料,对此事完全不知情。

    中国煤炭银行的出现,再次将民营银行推向市场浪尖。它不仅有15家特大型煤炭企业,欲组建一家“航母级”民营银行,更在于它将自己定位于资源性产业银行,设计了相关存储机制,银行雏形初现。

    但是相关煤企矢口否认,牵头人金犇集团背景、动机饱受市场质疑;煤炭银行制度设计看似很超前,但被市场人士认为不符合现实;民间环保组织挺身而出,呼吁制止其成立。设立煤炭银行正逐渐演变成一场闹剧。

    目前,煤炭行业低迷,大多数煤炭企业处于微利和亏损状态。是否需要成立煤炭银行成为市场讨论的热点。

    煤炭银行演变成一场闹剧

    自7月国务院发文支持民营银行试点至今,宣布筹建民营银行的公司就络绎不绝。其中不乏苏宁、红豆、美的等大型集团。但是消息出来以后,相关公司却都陷入沉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民营银行概念热潮渐行渐退。

    然而进入11月以后,中国煤炭银行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不仅仅在于它宣称联合山煤国际、晋煤集团、同煤集团等15家特大型煤炭企业,欲组建一家“航母级”民营银行,更在于它将自己定位于资源性产业银行,设计了相关存储机制,让市场清楚地看到该银行的雏形。

    可这富有创意的设想,在经社会广泛关注以后,却被认为是一场骗局。“一个皮包公司跑出来说大家要搞煤炭银行,但其实根本就没有人和他一起搞。这事根本就不靠谱,行业内都知道。”长江证券分析师姚承斌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在煤炭银行曝光之后,焦煤集团、阳煤集团、晋煤集团等煤企先后发布澄清公告,称对煤炭银行筹建并不知情,也未参与其中。

    理财周报记者通过香港公司注册处网上查册中心查询煤炭银行牵头人金犇集团,资料显示其在香港成立尚不足2个月,注册资本仅1万港元。

    除了牵头方身份不明外,外界对煤炭银行制度设计也存在着质疑。煤炭银行以煤炭储量作为担保,客户存入煤炭银行后自动获得对应市值的煤炭产品担保。同时,该银行推出通货膨胀补偿机制,在煤炭产品上涨时客户能获得15%补偿。

    这个制度设计看似很超前,但却不符合现实。“煤矿的采掘本身就具有很大风险,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它的储量到底有多少。如果以煤炭储量作为担保,在煤炭价格下跌的同时,它将采掘更多的煤炭,产能更加过剩,不符合经济规律。”财经评论员叶檀(微博)向理财周报记者解释说。

    煤炭银行规定,煤企以自身煤炭资源储量为保障,获得相应额度的融资额度。煤企的融资额度与企业自身的煤炭储量作正比,使得陷入行业低潮的煤企将为融资加剧煤矿开采,产能严重过剩,市场会陷入恶性循环。

    正是预期到这样的严重后果,相关民间环保组织采取了行动。51家民间环保组织已联合致信中国银监会,呼吁不批准成立中国煤炭银行。行动发起人之一的创绿中心气候与金融政研部主任白韫雯接受理财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煤炭行业是"两高一剩"行业,国家已严格调控相关信贷发放。煤炭银行的建立不仅推动煤炭行业扩张,还会促使违背市场的道德风险盛行,煤炭开采加剧。不仅增加了环境与公众健康的负担,与国家战略发展不符,也对金融风险管理不利。”

    虽然金犇集团高调宣布筹建煤炭银行,一副俨然呼之欲出的姿态,但事实上他们连相关申请材料都没有递交。记者从山西金融办了解到,他们从未收到过有关“中国煤炭银行”的任何资料,对此事完全不知情。

    市场无煤炭银行必要

    煤炭银行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除了民营银行概念效应外,也凸显着煤炭行业低迷的无奈。从2012年5月开始,煤炭行业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煤炭价格下跌现象,企业亏损面不断扩大,整个行业陷入低谷。

    经营环境恶劣,大多数煤炭企业处于微利和亏损状态,并出现了一批煤炭企业停产倒闭的严峻局面。同时,许多中小矿为谋生存,开始了兼并重组整合之路。理财周报记者从山西省煤炭工业厅网站上得到的数据统计显示,山西省2012年5月和2013年1月两次时期中累计批准企业兼并重组整合项目113个。

    有业内人士认为,现在煤炭企业生存困难,除了煤炭市场不景气,企业经营不善外,融资难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成立一家煤炭银行,煤企在贷款时不仅可以获得低于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还可以以自身煤炭资源作为保障获得对应的融资额度,将极大地帮助煤企降低生产经营成本,解决企业流动性困难。因此,当煤炭银行的消息一经传出,资本市场就给了很高的支持,当天相关煤炭股均大涨。

    但其他相关人士却不以为然。“以前是贷给他们钱太多了,煤炭价格过高造成产能过剩。现在当然需要消化。”叶檀解释,“山西的金融机构会对山西煤企行业状况有个评估,然后再决定是否给与借贷。对煤企本身而言,可以围绕现有的煤炭贷款资产证券化、煤期货等衍生品来控制成本。”

    阳泉煤业董秘陆新坦言:“山西省煤炭企业融资需求的确比较大,但没感到有太强烈需求。”同时,“现在很多煤矿都已经兼并整合了,大型煤企都有自己的财务公司,没听说要成立煤炭银行。”大同市商业银行行长助理尚宏伟向理财周报记者说道。

    山西大型企业包括上市公司融资除了向银行外,很多都倾向于通过企业债、票据来融资。山西采掘类上市公司中,现存有相关债券的公司多达7家,包括兰花科创、阳泉煤业、永泰能源西山煤电煤气化、山煤国际和山西焦化。而其他未上市大型煤企中,同煤集团、山煤集团、晋煤集团、煤销集团等煤企也有存续相关债券。其中山西煤炭运销集团目前存有4款票据、2款企业债,累计融资120亿元。

    此外,早在3月初,山西省政府、中国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人行太原中心支行就共同签署了《三方战略合作备忘录》,明确2013年在山西增发债券800亿元,并在山西省开展“资产支持票据”试点,极大地缓解了企业的流动性难题。

    对于目前煤企是否该成立煤炭银行的问题,资深煤炭分析师卢纲认为,煤炭企业当务之急是降低成本、保证安全,提高主业核心竞争力,成立煤炭银行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相关阅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