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主页 > 热点追踪 >

  • 刘士余:未来十年国有银行不应保持太高比例
  • 作者:佚名 日期:2013-03-19 09:04 来源:和讯网 字体大小:[]
    更多
  • 【导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在峰会上表示,未来十年,在国有资本提高利用效率上,可能不应当在国有银行保持这么高的比例,那么这个比例股本要退出的话,可能要面临相当一部分压力,……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



      和讯网消息 2013首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3月18日-19日在北京召开和讯网全程播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在峰会上表示,未来十年,在国有资本提高利用效率上,可能不应当在国有银行保持这么高的比例,那么这个比例股本要退出的话,可能要面临相当一部分压力,如果说我们还说贱买,那么未来国有股份可能很难保持,保持么高的比例实际上意义不是太大,对国有银行资本来讲,国有资本的资源配置效率不是很高。


        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刘士余:非常高兴应秋教授的邀请参加这个诺贝尔奖经济学家的峰会,分享国内外专家关于金融改革发展的智慧以及真知灼见。同时我也就中国金融改革取得的成绩和当前面临的挑战,会议主题的未来十年和发展方向和与会的朋友做个交流。


      在我说之前,我突然看到主办方在参会人员介绍当中给我一顶我承担不起的桂冠,说是1980年被选为澳大利亚社会科学院院士,还有全球华商会知名人士,这个可能是编辑人员编的时候不小心把别的皇冠戴到我的头上了,这是求真务实的社会,任何事情都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我特别请求在座的人都做个见证,我跟大家坦诚一下,我没有这个事。


      下面我跟大家交流一下过去的一些事情。一个过去十年,我们金融体制改革的回顾,这个跟大家讲讲可能有助于同志们分析我们当前面临的金融状况,也有利于下一步的深化金融改革,维护金融稳定有更多的理解和共识。


      大家知道过去十年,可能在经济体制改革当中,最重头的就是金融体制改革,因为这是中国市场经济改革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过去三十多年的改革当中,我个人认为,或者我亲历亲为的感受是我们把企业改革放在前面,把金融改革放在后面,这是大的金融改革路线选择,现在看是非常正确的。


      大家知道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倒闭了一大批中小金融机构,比如信托投资公司,城市信用社,农村信用社,典当行,还有农村合作基金会,这段历史虽然是15年前的事,但是对我们今天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发展中小银行仍然有很多教训和启示,不能忘本。同时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四大银行的不良资产急剧攀升,当时2000年左右,国际上权威人士评论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已经是技术性破产了,当时成立了四大国有资产公司,从国有银行剥离了四万亿的不良资产,我们用了五年时间把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把地方的金融风险处理了,但是没有彻底,我们把存款人利益保护了,把国有银行不良资产剥离出去,为股份制改革奠定一个好的基础。


      那么2003年以来,我理解,或者我的体会,我们金融改革基本上是两条线,一个就是重组再造微观金融基础,也就是说把金融机构扳成真正的金融机构,这是一条主线,还有一条就是大力发展金融市场,鼓励金融创新。大家看到资本市场,无论是股市还是债市,还是货币市场,都是飞快的增长。这些发展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打下非常好的基础。


      国有银行的改革实际上是存储的问题,当时03年中央政府决定无论是银行,证券,保险,企业确定目标是叫资本重组,内控严密,服务安全,效益良好,这是总结中国企业改革基础上,提出了金融企业改革的根本目标,按照这个目标对四大银行进行改革,基本上分六个步骤,第一个是财务重组,包含这么几个部分,冲销,审核,处置不良贷款,国家和其他金融机构的注资。第二个就是设立股份公司,第三建立公司治理结构,第四转换金融机制,第五引进战略投资,第六公开上市,然后达到提升风险控制能力和对实体经济服务能力的目的。为什么我要提这个往事,很重要的一方面,当时我们把这个银行做成了,上市了,后期面临一个比较大的误解和压力,就是说国有银行被贱买了。如果站在今天对未来十年中国金融改革和发展还有一个理性的判断和选择的话,我们过去这一段争议是值得警示和不能忘怀的。

相关阅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