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主页 > 金融科技 > 金融科技 >

  • 创新商业模式 走出零和博弈困境—兼议A类点验钞机的困惑和出路
  • 作者:黄武扬 日期:2015-07-19 21:22 来源:中国区域金融网 字体大小:[]
    更多
  • 【导读】:创新商业模式,走出零和博弈的困境 ——兼议A类点验钞机的困惑和出路

    黄武扬先生
     

    作者简介:黄武扬先生早年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自动化系,被分配至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及空间技术研究院第502研究所从事科研技术工作。1980年,奉调进入金融系统,先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科技教育司,后转入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科技部任职,主要参与金融机具方面的工作。近年来发表过不少文章,主张重视金融机具的发展战略研究,堪称行业沉浮的见证人。


        我国流通中现金的体量特别巨大,银行卡、电子钱包和各种各样的非现金支付手段蓬蓬勃勃。丰富多样的货币形态都需要金融机具:点验钞机、ATM、清分机、POS,甚至手机、电脑的支撑,才能确保方便、快捷、安全地运行。这是我国支付体系的一大特色,也是金融机具行业肩负的使命和得天独厚的发展机遇。

         2011年5月1日,新修订的《人民币鉴别仪通用技术条件》(BG16999-2010)发布实施。这个强制性的国家标准,以应用数字图像处理技术鉴别真伪、冠字号码识别和点验钞机分A、B、C三级管理等一系列兼具技术性和前瞻性的主张,令业界为之振奋。人们热切地企盼,金融机具行业能因此在保障产品质量、提高市场信任度、促进商品流通和维护公平竞争等诸多方面得到振兴。特别是A类点验钞机(以下简称A机),更是在点验钞机因“HD90”假币风波备受诟病,陷入信任和利润低谷的时候,被业界视作翻身的契机而趋之若鹜。谁都没有料到,短短四年之间这种产品竟然从近万元的“天价”,一落千丈跌至“地板”。熟悉金融机具行业的朋友在扼腕叹息之余,都会不约而同地想起点验钞机历史上的几次始创新:荧光、磁性油墨、安全线和安全线脉冲检测等鉴伪技术的开发。每次都为率先拥有这些技术的企业带来较大的收益。但是竞争对手也很快有了同样的技术,随之而来的就是产品同质化、价格战越演越烈,最终又把行业推回到微利营销的困境之中。A机的沉浮使行业又一次陷入那个魔咒般的“轮回”。当然也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涉及的技术更复杂(抄袭和克隆更不容易)、人们的期望值更高(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诱惑),盛衰周期更短(从大约六年左右降到四年)、降价幅度更大,因此带来的震动和冲击也更强烈。众多业界的朋友在纳罕,在询问:这一切究竟为什么?!在不解、困惑和迷茫之中,有的企业仍然在寻找降价的途径,宣称要奉陪到底把价格战进行下去。例如日前某地一家金融机构的招标中,有供应商的“A机”报价已然跌破3000元大关,也有供应商甚至在标书中以不填具保修期限,变相地承诺“终身维修”,价格战之惨烈恐难覓出其右者。表面看,买方或许能用低价格买到被称作“A机”的产品和“超值”的服务,而实际得到的却不一定物有所值。难怪2014年金融设备展览会期间,中国金融集中采购网主办的交流会上,不止一家商业银行的采购部门抱怨,商家提供上柜使用的机器与测试样机并不相同。常常因为误报频发“干扰”营业而不得不关闭某些鉴伪功能;冠字号码误识率远远高于国标规定的≦0.03%;数据上传不流畅甚至阻塞…。似此,用A机的价钱买了不能算作A机的“A机”,买方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赢家”。卖方呢?常言说“买的没有卖的精”,相信不会有任何一家企业会去做“贴钱赚吆喝”的买卖。在利润空间小到极限的时候,继续“血拼”价格,结果只能是芯片降“档”、电机瘦身、钢板减薄、金属构件变塑料…。这种无异于“饮鸩止渴”的办法也许能换来一些微薄的利润,但整个行业又因此被打入微利的困境之中。这好比一场足球赛,虽然进了球却输掉了整场比赛,同样令人沮丧。更为严重的是出此下策的企业,弄不好还会输掉立身之本的信誉!“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在A机大起大落的沉浮中,确实有这样一家企业,因为急功近利过分盲目地扩张,导致无力兑现承诺、以次充好甚至“李代桃僵”而被买方列入“黑名单”。清楚地说明策动恶性价格战,其实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危险游戏。为解困局,更多诚实的企业是把希望寄托在用“一口半”(带清分功能的点验钞机)取代A机推上前台,以此向“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A机说再见。姑且不去议论此举在技术上和使用习惯上是否可行。只是禁不住要问,焉能知道三年或者四年之后,“一口半”不会重蹈A机的覆辙,也沦为鸡肋?!那么行业还有希望吗?

         201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系终身教授谢德荪,出版了一本新著《源创新——转型期的中国企业创新之道》。从“开源节流”这个中国商界常用的词汇出发,把企业的商业模式创新分为“流创新”和“源创新”两类。对流创新作者是这样定义的:“用始创新改善现有的产品,或者找出互补性产品、降低成本的新生产流程及更有效的供应链管理。我们把这种一系列的创新活动称为‘流创新’。是能改善现有价值链的创新活动”。他还认为“价值链上某一环节的企业都可以用流创新来维持它的竞争能力,它的净利润也会因创新而增加,但其竞争对手也会很快跟上并使净利润随之下降。所以,不论在哪一环节,流创新所造成的优势都是不能持久的。要维持竞争优势,企业需要频繁地进行流创新,这不仅会增加创新的成本,而且在同一环节经常进行创新活动也会造成回报递减,由此所获得的净利润率也会逐渐降低。所以,不论哪一环节的企业,即使经常进行创新活动,也会面临发展停滞和净利润下降。处于生产环节的企业,通常因为巨大的竞争压力,净利润率很可能跌到近于零,并因此面临很大的危机。”这些精辟的论述,简直就是在为金融机具行业量体裁衣,令人信服地解释了多年以来,为什么通过某种新产品建立竞争优势的努力,总是达不到预期的缘由。A机的迅速衰落更是证明,工业化时代形成的竞争理论和策略,诸如成本优先、标歧立异和目标聚集等,在信息时代显然过时了。

         对于源创新,作者是这样描述的:“通过一种新理念来推动对人们日常生活或工作有新价值的活动。这种新理念很多时候是被新产品或新科技(始创新)所触动,但也可以基于生活上的欲望。通过新理念,组合现有资源来达到这欲望,我们称之为‘源创新’…,当推动一个新理念的时候,可能这个生态系统是不完整的,我们需要触发和引导其他成员进入这个生态系统。越多成员参与,这个生态系统越完整,便有越多的人可感觉到新理念的价值。这又会引导更多的成员参与,这个系统便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是我称之为生态系统的原因。当这个生态系统比较完整时,它内部的多条相关价值链也相继建立起来…”。把握产生新理念、推动新理念和实现新理念的价值三个基本点,就可以读懂源创新的实质以及和流创新的区别。进而用这个理论来分析和解释A机的大起大落,会对探索金融机具行业的出路有所裨益。

         首先是产生新理念。据2015年一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披露,我国流通中货币(M0)的余额已高达6.2万亿元。面对如此巨大的现钞货币流,确保方便、快捷、安全地流通,自然是上至国家下至黎民百姓的强烈欲望。同时因为现钞货币流体量特别巨大,鉴别真伪的难度越来越高,用机具取代手工摆布现钞货币,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金融机具也因此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这既是机具行业肩负的责任,也是得天独厚的振兴机遇。同时,科学技术的发展,多谱光学、数字图象处理、计算机模式识别和光学字符识别(OCR)等相关技术日臻成熟,为改进现金处理方法,为金融机具的技术进步奠定了基础。两相结合就产生了新的理念——在现金业务中记录冠字号码。

         其次是推动新理念。为了在现金业务中记录冠字号码,银行业金融机构需要再造业务流程、需要更新处理方法和设备,人力、资金投入巨大。而涉假币纠纷的取证和责任认定,毕竟属于小概率事件范畴,两者之间很难找到平衡点,这是推动新理念在观念上的障碍。此外将高科技整合到金融机具之中,使众多机具企业因技术资源匮乏而力不从心,这是推动新理念在技术上的障碍。一切表明,围绕记录冠字号码新理念的生态系统还不完整。这就要整合资源,触发和引导更多的成员参与,努力把一条条价值链建立起来。

         再次是实现新理念的价值。记录冠字号码新理念对社会的贡献,已经看到的是“有效解决银行对外误付假币问题,以冠字号码查询为手段,解决银行涉假币纠纷的举证和责任认定问题”,以此提升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信誉,增加公众使用现金的安全感。除此以外,还可以想到一些更为深远的意义,诸如具有唯一性和广域可识别的冠字号码,是进入物联网对现钞货币流(既是抽象的价值符号,又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进行智慧化管理的通行证。也就是跨出“互联网+现钞货币流”以完善金融监管体系的具体步骤。此外,在人类社会业已悄然进入大数据时代的今天,社会正在“放弃它对因果关系的渴求,而仅需关注相关关系。也就是说只需要知道是什么,而不需要知道为什么。”这种生活、交流方式以及认识世界的观念所发生的惊人变化,会激发人们去“挖掘”记录冠字号码产生的海量数据,从而积累宝贵的“数字资产”,这肯定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大数据时代新的效益增长点。这与信息增值服务在信息时代为商业银行带来巨大利益,有异曲同工之妙。推而论之,有理由相信,记录冠字号码新理念的贯彻,还会有更多潜在的价值,也许现在暂时还看不到和想不到,但一定会在巨大的现钞货币流与我们相伴而行的实践中,渐渐浮出水面。

         与流创新不同,源创新所针对的不是一种具体的产品,而是一种对社会,对买卖双方都有利的新理念;所面对的市场现在可能还没有,即使有也还很不完善。这样就摆正了买卖双方的关系:不是站在对立面上“以邻为壑”的博弈对手,而是实现共同理念的合作伙伴。由各利益攸关方共同发起并参与的创新活动,目的也不单纯是战胜竞争对手,而是更好地为实现新理念价值服务。这种开放和包容,利于整合优质资源,利于促进新思路、新方法和新技术的应用,也会使新理念的价值越来越多地为人所知,又会诱惑更多的成员加入…。在这种良性循环之中,生态系统日臻完善。各种各样的新商机、新产品、新业态和新的商业模式就会源源不断地断涌现出来。

         再回过头来探讨A机。四年前,现金业务中记录冠字号码的新理念,使A机这种既能脱机也能在线运行的设备脱颖而出,以其灵活性而适合于银行柜台,以及流通领域中现金收付量大的场合广泛布设,将是用物联网对现钞货币流进行智慧化管理(如果有一天真走上这条路的话)不可或缺的一种“感知层设备”。但是在推行新理念之初,生态系统还不完整。集中表现在买方准备不足,对推行新理念价值的认识还有待于深化;同时,在体积小、速度快、可调度资源相对不算宽裕的点验钞机上,整合多谱光学、数字图像处理技术的困难程度,与大多数机具企业匮乏的技术资源很不对称,使他们没有可能囿于自身实力,按国标要求开发名副其实的A机——必须采用图像鉴别技术鉴别钞票真伪,漏辨率≦0.015%、误辨率≦0.02%,冠字号码误识率≦0.03%。习惯于封闭在企业内部解决问题的机具企业,为了不致错过这班“车”,便采取了这样的变通办法——“传统技术+CIS”。也能在计算机上输出“全幅、25dpi分辨率以上、包含纸币两个面向的相关光谱特征的图像”,以此表明它是“A机”。但却不能用图像技术鉴别钞票;冠字号码误识率远高于国标规定的≦0.03%,常常分辨不清B与8、D与O、L与A、A与4、Z与2、G与6等字符,甚至出现整条冠字号码无法读取的现象。这样的“A机”,特别是大量的“贴牌机”充斥市场,迅速推高了产品的同质化程度,直接导致恶性价格战烽烟再起…。于是A机误入歧途而陷入困境。

         源创新理论为A机脱困指明了方向:现金业务中记录冠字号码的权威主张,在我国开弓没有回头箭,一定会坚定地推行下去。因为我们有6万多亿的现钞货币流需要智慧化地进行管理,这是A机走出困境的希望和前提。顺势而为,通过媒体、研讨会、交流会、论坛等等形式在业内沟通信息,宣传新理念的价值。同时打造一款能“秀”真正的A机功能,足以揭示真假A机区别之所在的“概念机”,让用户实实在地体验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A机。两相结合就是从“虚”、“实”两个方面能动地培育和开拓潜在市场。当然不能企望一蹴而就手到擒来,这是一个不断进取的艰苦过程。那么技术上的难题怎么解决呢?源创新开出的普济良方是:整合资源!可喜的是目前业内已经有了这样的科研团队,成功应用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技术,较为轻松地达到了冠字号码误识率≦0.03%的指标,证明在图像处理和识别技术上有了较深的造诣。将这样的核心技术与人民币印制过程中在图像中设置的鉴伪特征和多年积淀而形成的优质机械平台整合在一起,打造真正A机的技术“瓶颈”肯定可以突破!这个硬件和软件平台还应该支持整机企业开发具有个性的功能,造成“共性”统一,“个性”多样的格局,将利于实现规模化、芯片化,就会有丰富多彩的A机产品出现在市场上,给用户更多的选择。当然这种跨企业的大举动需要策划、组织和协调。这就是时代赋予货币主管部门、行业协会、产业联盟乃至业内具足轻重的大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他们应有的担当和作为。相信经过实实在在的努力,一定会收到感动“上帝”的实效。如是,随着买方对真正A机的理解日益加深,就会在真假A机中做出正确的抉择。一条围绕A机的价值链,就有望在冠字号码生态系统中建立起来。其中所有的相关成员:货币的发行者、货币的经营者、科研单位、设备的生产商和专业经销商都有机会在实现共同目标的产业链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在合适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该做的事情。在获取自己应得利益的同时,也为上、下游的伙伴和“左邻右舍”创造发挥优势的条件,这条价值链就会在共同努力之中畅通无阻地运转起来,整个生态系统就将趋于完整。

         A机的新生,不仅是一种优质产品的回归,更是对国家标准严肃性、权威性的维护。同时表明金融机具行业正在走出零和博弈的困境,而沿着正和博弈的康庄大道健康地成长起来!

     

    参考资料:
    1、《人民币鉴别仪通用技术条件》(BG16999-2010)
    2、《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外误付假币专项治理工作的指导意见》银办发(013)14号
    3、《源创新——转型期的中国企业创新之道》谢德荪著 五洲传播出版社
    4、《大数据时代——生活、工作与思维的大变革》(英)维克托·迈尔-社恩伯格 肯尼思·库克耶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相关阅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