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主页 > 金融要闻 > 信托 >

  • 信托业“涅槃”
  • 作者:陶盈舟 日期:2014-01-11 13:02 来源:华夏时报 字体大小:[]
    更多
  • 【导读】:国务院办公厅向相关部委和各省政府下发的名为《关于加强影子银行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界定了中国影子银行的概念,明确影子银行监管责任分工。

      树欲静而风不止。对信托业来说,2014年将很难平静。

      “刚传出要暂停第三方理财机构代销信托产品,又传出107号文严打影子银行,按这样的节奏,今年怕是不消停。”1月9日,北京某信托公司项目经理张显(化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语气里不乏抱怨。在他看来,107号文中对非标资金池的限制会让信托业的日子不再舒坦,“以前还能得过且过,现在真要加速转型了。”

      他所说的107号文,即目前流传颇广的国务院办公厅向相关部委和各省政府下发的名为《关于加强影子银行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简称“107号文”),界定了中国影子银行的概念,明确影子银行监管责任分工。其中,信托业被要求禁止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

      业内人士认为,且不论107号文是否会真正推出,从内容上看,信托业被要求回归代客理财的本质,要求其业务更加规范,从而推动行业转型。

    围堵非标

      非标,又是非标。

      截至1月10日,107号文仍未见官方发布,但自1月6日影印版流出后,有关影子银行的讨论日趋激烈,对涉及在内的各个行业的解读此起彼伏,其中几乎一致的看法就是:对信托业的影响将超越银行业。

      107号文要求信托公司明确“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功能定位,推动信托公司业务模式转型,回归信托主业,运用净资本管理约束信贷类业务,同时,信托公司不得开展非标准化理财资金池等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业务,建立完善信托产品登记信息系统,探索信托受益权流转。

      这其中,不开展非标资金池业务,并及时披露产品信息被坊间认为是对业界影响最大的因素。“如果该文件真的执行,那么对目前的非标资金池业务肯定有影响。”用益信托分析师帅国让告诉记者。

      众所周知,资金池业务属于集合资金信托,其特点是资金没有固定投向,一般投向多个领域,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

      通常情况下,为保证资金池产品的收益率,信托公司会按一定比例将资金分别投向流动性好收益率较低的资产和流动性差收益率较高的资产。流动性强但收益率较低的资产主要包括现金、银行存款、短期债券等货币市场投资工具,而流动性较差但收益率高的资产主要包括房地产、基础建设、股票、1年以上的信托或贷款产品等。

      事实上,由于收益率高,受投资者追捧,房地产信托一直都是非标资金池最为青睐的项目。根据用益信托的数据,2013年上半年,房地产信托新增3076亿元,刷新了201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相较2012年上半年,上涨153.59%。即便在6月最后一周流动性最紧时,房地产信托的发行规模仍达60.8%。

      一旦信托资金不能对接收益率较高的非标资产,就等于叫停了高收益的地产信托及类地产信托。“收益率下降,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减弱,整个信托业的发展就会受到影响。”帅国让指出。

      中建投信托研究员王苗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监管机构明确不得开展非标资金池业务,对已开展资金池业务的信托公司影响相对较大,但总体而言,对整个信托行业的规范发展具有积极意义,“无论是107号文,还是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在2013年底信托年会上的表态,均提到了建立信托产品登记制度,提升信托产品流动性的内容。从这个角度上看,监管机构未来的监管方向是积极推动信托行业发展的基础建设,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规范信托公司经营行为,促进信托公司转型,这对信托公司未来的发展具有积极的促进意义。”

     

    政策倒逼

      在王苗军看来,叫停非标资金池是预料之中的事,“2013年以来,监管机构就对信托公司开展资金池业务一直持比较审慎的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对信托自身的要求外,107号文中,银行资金池业务也被进行了进一步规范,而这也间接为银信合作带来一定的影响。因为在通常情况下,银行资金池理财产品和信托的对接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直接购买信托,风险通过刚性兑付方式传导给信托公司;二是通过信托通道做类贷款业务,也就是银信合作,即通常意义上的通道业务。

      但上述两种方式在严格意义上都没有实现项目的一一对应,因此,如果严格执行107号文,银信合作业务必然受到影响。

      其实,在107号文流出之前,信托业已经有夹缝中求生存的危机感。目前,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机构正进入通道业务,而银行资管也已经开闸,信托业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而政策上也不断施压,此前即叫停了第三方理财机构代销信托产品。

      信托业已经意识到环境的变化,业务实际上已有所调整。帅国让透露,在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等机构对通道业务的抢食下,信托公司已经有意识地降低了通道业务的规模。

      王苗军也认为,相关统计表明,当前信托公司资金池产品规模约在2000亿元左右,无论是相对于10万亿元的信托规模,还是2.36万亿元的集合资金信托规模,占比均较小,对信托公司整体的经营影响不大,当前68家信托公司中,仅有少数几家信托公司在开展资金池业务。

      但政策的叠加效应正在扩大。“这就等于说你创新得创新,不创新也得创新。”张显表示。

      实际上,信托业从来都不缺创新。2013年,中信信托和北京信托先后试水土地流转信托,开启行业先河。


    转型迫近

      春江水暖鸭先知,只有身处这个行业,才能冷暖自知,对张显这样的项目经理而言,关乎信托业的寒冬其实并非是这个腊月才感受得到。

      早在2013年下半年,所谓的行业拐点论就开始甚嚣尘上。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2013年三季度末行业的资产规模已经高达10.13万亿元,与2012年同期的6.32万亿元规模相比,同比增长60.3%。

      然而在资产规模再创历史新高的同时,环比增速也出现了持续放缓。数据显示,2012年末信托业资产规模的环比增速为18.2%,2013年一季度末的环比增长为16.86%,二季度末为8.3%,三季度末为7.16%。这就意味着信托业资产规模的环比增速已是连续三个季度下降。

      对此,王苗军表示,2013年信托行业季度信托规模环比增速的下降一方面是受“8号文”的影响,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信托规模下降,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信托公司主动调整业务结构,降低单一类被动管理型业务规模所致。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信托公司自身在加速转型。

      在他看来,“转型中,信托公司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在巩固既有的经营成果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和深化为投资者以及社会提供优质信托服务的外延和内涵。比如,持续提升公司的主动管理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创新产品交易结构,拓展新的投资领域等。”

      而信托专家孙飞则指出,在当前的形势下,行业转型已经是不可避免,信托业必须具备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才能更好地创新产品,“比如尝试公益信托、家族信托、房地产基金甚至是遗产信托等”,但在这个过程中,那些资本金雄厚、主动管理能力强、品牌好、营销能力强的公司势必是占据更多优势,因此,“未来的行业洗牌是必然的,优胜劣汰也会是市场自身调节的结果。”

相关阅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