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主页 > 区域建设 > 区域研究 >

  • 金融如何发力助推京津冀协同发展
  • 作者:姜欣欣 日期:2016-05-29 13:12 来源:金融时报 字体大小:[]
    更多
  • 【导读】: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高级经济师赵玉睿接受《理论周刊》专访,他认为,区域经济共同体 的形成,一方面需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需要政府规范市场行为维持市场秩序弥补市场失灵的作用。鉴于此,应明确“市场+监管”的

     赵玉睿 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高级经济师。在《中国金融》、《人民日报》等核心期刊、重要报纸发表论文六十余篇,参与撰写出版专著3部。提出的《建立服务小企业的银 行机构和体系》、《构筑生产要素成本结构优势——基于中国工业化进程的金融制度选择》等多篇建议被采用、上报中央有关领导,为有关部门科学决策、推动工作 提供了有益参考。

      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金融业对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贡献较大,三地同时也在不断推动区域金融合作。 金融作为经济的核心,在这一过程中如何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今天,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高级经济师赵玉睿接受本报《理论周刊》专访,他认为,区域经济共同体 的形成,一方面需要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另一方面需要政府规范市场行为维持市场秩序弥补市场失灵的作用。鉴于此,应明确“市场+监管”的思 路,合力推动金融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

      培育引导金融市场主体

      优化三地金融资源配置

      记者:受行政区划制约,京津冀协同发展面临着产业转移、企业搬迁中的服务、风控协同等现实问题。对此,银行应如何建立健全相应的组织架构统筹服务和风控?

      赵玉睿:商业银行总行层面可组建专门机构,全面统筹京津冀区域经营和发展研究,以破解行政区划约束问题。协调区域内产品设计、营销、风控、收益分配、发展规划等重大问题,统筹配置资源,以支持和协调京津冀区域的整体发展。

      一是建立区域市场开发的分工协作机制。以产业链和业务链为基础,制定京津冀跨区域营销的指引。针对产业链条制定适合区域产业延伸、转移的钢铁、 化工、汽车、电力、能源、物流、装备制造、基础设施建设、旅游等行业营销政策,力保国家环保政策和总行调控措施的有效落实,引导区域内客户结构的合理调整 和服务协作。

      二是建立银行三地分支机构协同营销、协同风控,信息共享机制。从总部到生产基地,三地协同无缝流水线式开展服务,共享客户信息严密防控风险。 “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外迁的北京企业日常经营和结算一般在津冀当地进行,银行当地分支机构可以及时掌握客户的日常生产经营活动的最新信息。外迁企业 的管理总部和财务中心一般仍保留在北京地区,同时上级母公司也集中在北京地区。针对京津冀地区企业的上述特点,可建一整套银行内部信息共享机制,使三地分 行间及时准确的传递客户最新动态,为挖掘业务机会,提高风险防控能力,提供有力的信息保障。

      三是运用金融工具调节利益分配,形成金融机构有效的京津冀区域内部利益协调、服务与风控融合机制。在缺乏有效利益分配来协调合作的情况下,金融 机构总公司或总行很难调动分支机构积极性,将分散的区域资源整合起来发挥最大效益。从实践看,金融机构内部银团贷款等金融工具有价格杠杆作用,是很好的利 益分配和风控手段。金融机构可建立内部交易市场运作银团贷款、异地贷款托管、信贷资产转让等金融工具,提高京津冀各分支机构间的整体业务合作,避免内部竞 争实现金融资源整合,有机融合服务和风控能力,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为此,可组建区域牵头团队开展行内银团贷款。总行层面按区域设立直销团队,直销团队授 权可在综合考虑区域整体授信能力的前提下,高于分行授权水平;可开展异地贷款托管。在其他分行辖区有异地贷款业务的分行间可开展异地贷款托管;可开展系统 内资产“转让”业务。通过协定,相互“转让”适合地域管理的信贷资产,实现异地授信业务的最佳管理;可健全制度规范管理,考虑制定出台《行内银团贷款、异 地贷款托管、信贷资产转让管理办法》。

      记者:相应的组织架构健全之后,又应如何把握区位优势错位发展,开发京津冀区域特色的金融产品呢?

      赵玉睿:首先,鼓励金融机构在北京突出服务现代服务业和总部经济。针对现代服务业尝试开展专业化团队服务,组建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等行业 专业营销团队,开展产品+服务方案的团队营销。针对总部经济特征,开展总部营销和跨区域营销。对北京区域内的企业总部,重点进行总部营销,大力开展银信、 银证合作为基础的投行业务。对北京区域外的延伸服务,重点是基于银银合作的银团贷款、互联网金融等产品为主的跨区域营销。以便能够在京津冀都市圈内,为集 团客户的母公司、子公司、项目、上下游客户提供系统方案服务。

      其次,在天津突出开展综合经营、金融创新实验。鼓励金融机构在银行、保险、信托和证券基金等方面进行综合经营试点,来提高金融产品、服务的创新 能力。紧紧抓住国家战略开发天津自贸区契机,以海洋经济、港口物流和现代化制造业务为重心,进行传统业务与投行业务相结合的综合服务,尝试发展公司上市、 上市公司配股和公司并购等关联业务服务,带动中间业务增长。尝试开展人民币利率互换等衍生产品业务,以提高服务层次和质量。

      再次,在河北地区突出传统产业的金融服务。鼓励金融机构把握产业转移路径和城镇化发展趋势,重点发展企业信贷、贸易融资等传统对公业务和储蓄、 代理销售、个人按揭等传统个人业务。承接京津两地转移产业客户的延伸营销。服务好钢铁、石化、能源、汽车零部件、机械制造、港口、化工等传统工业行业。

      再有,坚守不发生“两险”的底线,大力开展资本市场服务业务,减轻银行资产质量压力。目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京津冀区域作为重要传统产业基地难 以置身其外,不良贷款攀升。为提高企业风险缓释能力。可全力建设三板股权市场,积极支持“新三板”扩容,鼓励京津冀各类符合条件的企业,特别是科技、文化 企业在“新三板”、四板市场挂牌交易,公开转让股份,进行股权融资、资产重组等。鼓励银行机构与私募股权基金、三板和四板市场交易中心、全国中小企业股份 转让系统公司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提供私募股权基金资金托管业务、投资银行业务、个人理财业务、基金募集服务、投资顾问业务、转让股份,股权融资、资产 重组等一系列综合服务,把握北京私募创投和三板、四板市场发展机遇。针对轻资产的科技型、文化创意型企业,可创新服务和风控模式,尝试“政府+银行”共同 担保或政府推荐保证担保、“创投+保证担保+贷款”、“小额贷款保证保险”等服务与风控融合产品模式。

      最后,加快区域内资金要素资源优化配置,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信贷、债券承销等结构化融资服务支持京津冀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北京直接融资渠道畅 通,金融脱媒发展迅猛,传统信贷需求减弱存差巨大,成为资金聚集地、对外投资和资本运作策源地。2014 年,北京市资金净融出77.0 万亿元为全国最大资金融出地区;天津市由资金净融入转为净融出;河北省仍为资金净融入地区。可重点运用资产证券化、承销企业短期融资券、承销银行间债券市 场公司(企业)债发行、结构化融资等多种资本市场金融工具,将京津两地富裕资金引导到唐山、石家庄、廊坊、保定、沧州等地区的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高端 客户项目,加快京津冀区域产业结构调整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建立健全协调监管机制

      深化三地金融区域合作

      记者: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三地金融行业标准、产品有待统一、互通、互认、互联,跨区金融交易成本高,金融监管仍需协调,对于这一问题有没有解决办法?

      赵玉睿:建议在京津冀地区建立由地方政府、“一部三局(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银监局、保监局、证监局)”、地方政府金融办(局)和京津冀三地龙 头金融企业共同参加的区域金融协调监管合作组织,并在政府、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之间开展不同层次之间的对等协商、交流与合作。可调动地方金融机构积极性, 将其作为京津冀区域金融监管协调合作组织的重要平台,由地方金融机构安排专门力量,配合三地政府金融办(局)具体负责平台搭建的日常工作,设立京津冀区域 金融合作办公室为建立京津冀地方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地方政府金融办(局)、京津冀金融机构之间的对等协商合作机制提供服务。这一合作组织初步定位于建立 四个机制:

      一是区域政策协调机制。协调区域间的经济发展政策和金融企业跨区域设立分支机构的审批进程,打通区域内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外汇市场、保险市场等金融市场的管制壁垒,推进金融一体化。

      二是区域金融信息交流机制。实现区域内金融信息的交流与共享,建立区域内法人金融机构之间的金融信息沟通机制。以网络互联为平台、以信息互通为纽带、以维护网络安全为保障,建设一体化网络基础设施,实现互联网+金融。

      三是区域金融业务合作机制。强化区域间金融机构的业务合作,加强区域银联合作,共享银行卡、通存通兑等金融结算业务基础设施,实现互通、互联、 互认。开展PE等金融产品开发、创新合作。组织银团贷款,研究跨区域风险提示和控制。组织联合营销、联合开发维护信息系统。促进三地要素资源的自由流动和 优化配置,探索京津冀地区统一的抵押质押制度,推进京津冀支付清算、异地存储、信用担保等业务同城化,显著降低跨行政区划的金融交易成本。

      四是区域金融资本合作机制。由京津冀区域金融监管协调合作组织实施京津冀地区的金融企业并购重组活动,统筹协调区域内各城商行进行增资扩股和并购重组,支持地方金融机构集中力量在京津冀地区发展。

      记者:那么,金融机构在京津冀区域金融协调监管机制建设中承担何种职责呢?

      赵玉睿:京津冀区域金融协调监管机制是一个公共金融平台,提供了公共产品和服务。可借鉴PPP模式,鼓励京津冀地方金融机构作为京津冀区域金融 协调监管机制的平台承办方,建立起政府监管部门与金融市场主体“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共同体关系,减轻政府协调监管的财政负担,监管更贴近市 场实际。作为平台承办方的金融机构配合三地政府金融办(局),承办以下工作:一是参与制定京津冀协同发展金融合作规划;二是配合三地政府金融办(局)组织 跨区域金融、产业政策信息沟通和协调;三是组织推进区域内金融机构业务合作;四是组织区域内法人金融机构之间的金融信息沟通,开展信息合作;五是开展服务 合作,逐步负责统一承担各成员单位的IT系统建设与维护、结算运营、人员培训、金融产品研发等中后台服务职能;六是配合相关政府产业基金,为相关企业搬迁 提供综合金融服务。

相关阅读

标签: